当前位置: 首页 > 基层写真 > 商行文苑

商行文苑

忆酸思甜

发布日期:2018-05-30     作者: 孙家岔支行 高亚如     浏览数:92    分享到:

       因为工作的缘故,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今日恰逢母亲节,就想回家看看,竟看到了家里的酸菜缸,脑海里便出现了一幕幕妈妈腌酸菜的画面。
       记得每年的初冬,妈妈都会在厨房的铁锅边忙活,一旁收拾着白菜,去黄叶边叶,地上堆放着足有上百棵大白菜,旁边的陶瓷缸是白菜煮好之后的安身之处。每年的白菜都是爸爸妈妈亲自种的,他们在操作的时候还不时议论一下白菜的品相,或笑着聊些家常琐事。看他们忙碌的样子,我仿佛一瞬间就回到了小时候。
       那时候,日子过得虽然清苦,却耐人回味。似乎妈妈那一代人,对节气都特别钟情,极为讲究生活的节奏。中国的二十四节气,在我们眼里,不过是一种时间的更替,但在他们眼里,却似乎有着特别的意义,他们习惯把节气和吃连在一起,比如立春节气,妈妈是一定要做卷饼的,她做饭的手艺向来不错,那卷饼做得厚薄适中,很有筋道,就着她炒的土豆丝和豆芽菜吃,真是难得的美味。至于清明做豆腐,立冬吃饺子,也是父母雷打不动的习俗,现在想起来,还特别留恋那些味道。
而最难忘怀的,要属妈妈腌酸菜的情景。
       大概九、十月份,立秋节气来临后,天气日渐转凉,妈妈便开始着手腌酸菜了。妈妈把白菜从地里收回来后,她就坐在院子里,一棵一棵地开始拾掇,去掉那些枯黄的叶子,再用水一点点洗干净,晾干……做这些时,妈妈就像一个手艺人,而那些大白菜就是她的手工作品,我现在还能想起那些大白菜被她整齐地码放在院子里,在阳光下散发出来的清新气味儿。
不过,能在腌酸菜时吃到的,其实是烧土豆。白菜晒干后,妈妈便会在院子里架起柴灶,烧一大锅开水,然后把白菜放在里面涮一下,并不煮熟,火候差不多了就捞出来,放到凉水里,然后再一层层码放在之前准备好的大缸里,每装一层要撒一层腌菜盐,装满一缸后,把每年都会用的腌菜石压在上面,整个腌制的程序才算基本完成。
       我如今用三言两语便把整个过程大致叙述完毕了,但妈妈真正操作的过程是很长的,所以妈妈总是一边腌酸菜,一边在灶塘里放几个土豆或地瓜,等烤熟了,便用筷子挑着,拿给我吃。剥掉烤土豆外面那层黑壳,香味马上就会溢出来,虽然土豆很烫,可那滋滋冒的热气,混合着香气,对我这样的小孩子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所以,虽然腌酸菜时,天已经凉了,但柴灶上沸腾的水,灶塘里烤熟的土豆,都透着温暖。以至于小时候,我总盼着妈妈腌酸菜,这样我就有烤土豆可吃了。
       渐渐地,我发现,那些朴素的吃食,充满了我的童年。
那时虽然物质并不丰富,但妈妈那双粗糙的手,却无比灵巧,她在节气的变迁里,总是变着花样,做出各种好吃的东西。就比如腌好的酸菜,她会包酸菜馅饺子,做猪肉烩酸菜,或者炒上一盘爽口的酸菜粉。每一道菜都能驱散冬的寒冷,都能让我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如今,当我们陷入越来越快节奏的生活中时,回头看看妈妈那一代人所做的契合节气的生活,我突然发现,那种有节气的生活,带着一种传统的美感,带着一种家的味道,隽永、悠长,让我常常沉醉其中!

上一篇:无 下一篇:女神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