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行动态 > 热点聚焦

热点聚焦

“秦农模式”:省联社改革“靴”落何处

发布日期:2017-04-18     作者: 中国金融新闻网     浏览数:496    分享到:

       “秦农模式”是省联社改革的一种重要探索与尝试,秦农农商银行作为陕西省农信社资源整合平台,以资本为纽带,按母子行制参股控股各县级农合机构,打造银行控股集团,实现对全省农合机构的现代化改造,其目标是以秦农农商银行为核心实现陕西省农信社的集团化、现代化、品牌化发展。 
       2017年1月18日,由陕西秦农农商银行、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牵头发起的丝绸之路农商银行发展联盟在西安正式创立。该联盟吸纳陕西省内37家农村商业银行以及丝绸之路沿线10个省、市、自治区18家农商银行共同发起。秦农银行监事长滕西鹏为联盟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陕西省联社副理事长陈又林为常务副理事长,宁夏黄河农商银行副行长桑国栋等13人为副理事长。这也是秦农农商银行向着打造陕西银行控股集团的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 
       秦农农商银行创立伊始,就承载了省联社改革以及地方金融发展的重要责任与使命,其注册资本80亿元,在全国1000多家农商行中排第五位,是继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宁夏黄河后全国第六家省级农商行。《陕西省“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指出:“支持秦农银行通过控股、参股,按照母子银行模式整合省内外农村金融资源,打造成为资本充足、治理完善、内控严密、服务优良、效益良好的跨区域、现代化商业银行集团”。秦农农商银行初步确定在3年内资产规模赶超天津农商行,力争用5-10年时间资产规模迈入全国农商银行第一梯队。 
       “秦农模式”是省联社改革的一种重要探索与尝试,秦农农商银行作为陕西省农信社资源整合平台,以资本为纽带,按母子行制参股控股各县级农合机构,打造银行控股集团,实现对全省农合机构的现代化改造,其目标是以秦农农商银行为核心实现陕西省农信社的集团化、现代化、品牌化发展。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抓紧研究制定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方案,这与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的“开展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试点,逐步淡出行政管理,强化服务职能”相比增强了紧迫感,今年去掉了“试点”一词,同时并未具体指出改革的方向,这也说明省联社改革是要基于各省的具体情况而定,并非用“一刀切”的方式。对于省联社改革的模式曾经有过多种探讨,大致可分为省级统一法人农商行模式,即省级股份制农商行;金控公司模式,即省联社反向入股农商行,变为农商行股东;服务转型模式,即省联社将带有协会性质,为农商行提供科技系统输出、产品研发、战略咨询、人员培训、岗位招聘、业务指导、同业交流等服务。也有部分观点认为,省联社可以逐步退出对规模已经做大的农商行的行政干预,加强对中小县域基层行的风险管控、科技支持和业务指导。 
       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提出省联社分拆模式,其逻辑是:根据省联社现有岗位设置和人员背景,分拆为两部分,一部分可以考虑并入金融办,成为单独的管理地方中小商业银行的监管机构;另一部分人整体注入一个市场化服务主体,这个主体可以是地方政府主管的金融服务平台,主攻协会并不擅长的资金清算和财务审计系统。两部分主体的运行规则不一样,规避了省联社收着高额服务费用,却行使行政管理职权的扭曲现状,而且改革受到的现有利益主体(指省联社人员)的阻挠,会相对小一些。 
       “秦农模式”并非上述的某一种,而是几种模式的结合。 
       首先,秦农农商银行定位于金控集团。其以西安市六区县联社为组建基础,资产规模迅速达到1600亿元,其银行控股集团的雏形已基本显现,秦农农商银行在全资控股3家农商银行的基础上,由秦农农商银行牵头,会同宝鸡市政府组建第二家消费金融公司。同时,在符合监管评级和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启动组建金融租赁公司。加上前期已经参与省政府主导、省内国有企业控股、混合所有制和市场化运作的长安众泰人寿保险公司,将加快秦农银行获得全牌照实现多元化经营的进程。 
       其次,秦农农商银行牵头成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农商银行联盟,该联盟的定位与职能未来将更像一个行业组织,联盟的宗旨是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农商银行从信息、资金、技术、产品等多方面加强合作和信息共享。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联盟是跨省市、跨地区的联盟,这与陕西省在西北地区的经济地位有很大关系。 
       再次,2016年,陕西省政府发文指出“统筹做好省信用联社体制改革,加快组建陕西金融信息科技公司(金信公司)和陕西农村金融服务公司(金服公司),打造全国一流的农村金融创新服务平台。”秦农农商银行作为农村金融资源整合平台,将在金信公司和金服工作组建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金信公司未来5年内实现上市的目标。金服公司将利用专业化团队和市场化机制,有效开展专业化的人员培训、业务咨询、发展规划、稽核审计、资金清算等工作,切实解决中小金融机构面临的发展难题,弥补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发展短板。 
       由此可见,“秦农模式”是金控集团+行业协会+金融服务平台三位一体的集成模式,是以资本为驱动,以跨地区协同为通路,以行政职能转化服务职能为依托的综合改革试验。 
       诚然,“秦农模式”的利弊有待市场的检验,但作为一种省联社改革的有益尝试是值得关注与借鉴的。一直以来,在推动省联社改革方面,中央不断提出改革的方向和必要性,但无论怎么改革,其服务“三农”,服务小微,服务城乡经济的定位是不能改变的,如果省联社的改革导致农村的金融资源进一步短缺,导致金融与实体经济脱离,那么,无论何种模式,其结果都是不好的。此外,省联社改革本身应着眼于不同的“省”,各地区的经济及金融情况大不相同,不可能只是一两种模式就可以解决,需要因地制宜,结合省内经济发展需要,尤其是“三农”经济与城乡发展的需要,制定出与之适合的改革方案。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省联社改革要求,简而言之就是无论采取何种模式方案,都必须改了,不能原地踏步,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

上一篇:省联社改革将成今年农金创新重头戏 下一篇:无